居包包

【朱白】实物投影 (END)

呜呜呜神仙大大写的糖~来张口

四面储鸽:

*弃权声明:是cp向,与现实没有任何关系,写的都是假的,勿上升真人,朱&白属于两位先生个人,ooc属于我


——————————————


实物投影




朱一龙撂下来自白宇的视频电话,第一千零一次感慨身为个演员确实是很不容易的。




工作忙这无所谓,毕竟是他热爱的职业,但一年到头来根本见不到几次家人和爱人可就有些煎熬了。






尤其是爱人,热恋中的爱人。




朱一龙伸出指甲修剪的圆圆的手,练过吉他磨出点茧子的手指轻轻柔柔地触摸过和白宇刚刚的对话框,那一栏里全都是来自他们俩各自的视频申请和视频聊天记录,中间夹杂着几条过于忙碌时候的问候,包括但不仅限于白宇催朱一龙睡觉和朱一龙催白宇吃饭。再中间夹杂着的就是些什么都有的表情包。




他真的好想白宇,不是只能通过冰冷冷的屏幕看对方文字与图像的想。




他想拥抱他那调皮的大男孩,揉乱他一头最近修剪得柔软的头发,亲吻他圆圆的眼睛,亲昵地摸他下巴上不知道施了什么花肥导致生长飞速的玫瑰花刺,和搂他暖暖的、过分细瘦但有力量的腰。




那是一种温暖而带着有人的温度的感觉,他拥抱他,甚至还能感受到白宇因为瘦而有点硌人的骨头。






要是能真正地抱到爱人,该是件多舒服的事啊。




他根本做不到、也不想做到古人那些“至此搁笔,纸短情长”的含蓄隐忍,风花雪月事终究是要他自己来拉着属于他的那另一半去实现的。




于是朱一龙先生第一千零二次感慨:当演员不易,居居叹气。




他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打一套莲花声波拳。








作为一个老实且实事求是的人,朱一龙先生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是心里想了什么、嘴上就会说什么的。




这一次是联想的采访,问得问题自然也是关于手机的。




他现在确实是需要手机的,因为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他的恋人,都要通过那一方小小的屏幕来看到的。






于是当主持人问到“如果能自己设计款手机,最想要什么功能”的时候,朱一龙毫不犹疑地答出了。






“就是你跟人视频的时候。”


就是我和小白有时候视频吧。




“是一个3D全息的这样一个感觉。”


就算碰不到真人……好歹也能有个全息投影,能看看恋人在干啥对不。




“感觉那个立体的站在你面前。”


站在面前啊……就像之前还在一个地方能触碰到彼此,能做彼此之间的互动一样。还在你的生活里呀。




“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朱一龙先生真的觉得这个还挺有意思的,并且想要拥有。




他这一席话信息量可算是有些大,这份温柔和对他没有明说的那个人的渴求简直已经不是埋没在内心深处、不为他人窥见的隐秘了。




这些依赖和留恋漂浮在表面上,漂浮在他那仿佛是冷星一般的眼眸里,是人轻而易举就能捕捉和触摸到的。




热恋中的人呀,这种东西哪能藏的住呢?




于是他就光明正大地把这些都宣之于众,懂得必定能懂,不懂的他也觉得其实没什么所谓。




毕竟他只是想告诉他们,告诉所有人,他和他有多么相爱。










过几天早上朱一龙先生的卧室门被推开的时候这位先生还以为他是许愿实物投影愿望成真了。




“哈喽,哥哥。”




白宇站在门口,笑眯眯看着他。




“小白?”朱一龙支楞一下就从双人床上弹坐了起来,怀里还抱着原本放在属于白宇那半边床上的抱枕,瞳孔地震。




怎么回事,现在的全息投影突然就这么发达了吗?还能自己推开门的?




简单来说就是朱一龙:惊呆了。




朱一龙有点刚醒的懵懵懂懂,迷迷瞪瞪的样子让白宇忍不住坏笑着扑了过去。






他带着标配的黑色渔夫帽和眼镜,身上风尘仆仆地穿着那件他喜欢的黑白格长衬衣,还有外面的清风冷气的气息。






“回北京是私人行程,哥哥惊不惊喜,刺不刺激?”白宇哈哈笑着道。




朱一龙把一气儿扎到他怀里的人搂了搂,全身心都浸泡在满足里,沉沉地“嗯”一声,没多回答。




他感受着对方胸腔细微的震动,揽住他的腰,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




暖的。




END





评论

热度(2555)